#184 这个世界,终究不会是我们的。

记得第一次到成都的时候,我内心满怀好奇与期待,独自脱离父母前往大学校园终于要正式跨入并生活在一个大都市之中。而在此之前,父亲为了激励我对大城市的那种向往,在进入高中之前到过重庆,即便如此,我对成都所感受到的那种好感,依然远胜过重庆。但是上海,作为一座城市,第一次令我感到不适。

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 上海的这些人走路很急。走在成都大街上的时,我一直觉得我走路还算快,因为我总是在不停地超过别人,但在上海却完全不一样,上海的这些人似乎很“忙”。从离开机场以后,我总是被不停地超越,他们或手提公文包,或西装革履,或埋头于手机。

  • 离开机场坐上地铁后,看着周围的人们,我能够阴影约约的感受到弥漫在这个城市空气中的压力。地铁上没有遇到结伴出游的大学生,车厢里成堆的西装革履,每个人都专注于手机屏幕,或者是电话打个不停。满口就是:客户如何如何,这是多少的单子,一定要拿下,要让客户开心之类的话。

  • 应该是上海的人民对于地铁等基础设施熟悉得不能再过习惯了,仅仅是地铁站就能够看到无人打理的基础设施,2号线人民广场站地铁进站时本应该关闭的保险门,看样子是坏掉很久了,竟没有人来修理?安检也是乱糟糟的感觉,安检工作人员居然在睡觉?

  • 莫名其妙的外国人。作为一座国际性很浓的城市,随处可见老外(话说我是第一次见到中国男+外国女和外国男+中国女组合的情侣和夫妇)。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实在太落后感受不到上海的国际化程度,来到东方明珠面前的天桥,我只是站着休息一会儿想想接下来该去哪儿,居然不停地有老外上前或者找帮忙拍照和问路,甚至还有主动搭讪。难道他们心目中的上海民众都已经熟练掌握英文了?(而且为毛都来问我)

  • 压抑的小巷,奇高的楼房。找到住宿后,发现外滩附近的住房楼都奇高,地面利用率简直爆表。房子与房子之间的间距只有两个或者一个车道的距离,天空的可见面积很少。想想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久了,确实连抬头看个星星都会觉得没有太大意义,反正也看不到。

  • 逼格奇高的国金中心。这辈子第一次进需要在前台登记并领取访客卡的建筑物(前台工作人员相貌也真是上品),进去就上来两个保安围住我,问我干嘛,真是吓我一跳。国金中心就在东方明珠旁边,来上海前我还一直寻思可能有很远。嗯。旋转门,第一次进。虽然我不理解所谓大客户是肿么回事,这算是见识了,对待客户应当帮客户推动旋转门,让用户先进,不和用户挤同一个旋转门,尽管空间很大。(你们身价有多少呢?空气中全是钱的气息。

  • 离开外滩后,去了上海书城泡了一下午。是我还长得不够老气吗,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我是学生?书城里不停地有培训机构,甚至同一个机构的不同人员上来搭讪,问我学不学英语,还说要送我教材,短暂交流几句反问我:你不是住在上海吧?我说我来上海出差,立马就不鸟我了。还有的人问我学不学日语,好心给他填了一份信息(虽然都是假的),居然还摆出一副死脸相。

  • 离开书城的时候门口恰好又有一个培训机构的妹子要我填信息。短暂的闲聊中她和我提到说:哎,以前我也是学计算机的,做网站设计,后来来了上海这边实在是不好找工作,找到工作后工资实在太低,迫不得已才转来了做销售。我反问到:你是哪个大学的,这边做网站工资很低吗?她答:南京大学,我当时那个网站工作才6000。

  • 回旅店的路上还遇到了不知道是不是骗子的骗子。上来就一口上海话快速的说了几分钟,我反问一句:你在说什么?然后换用普通话交谈后说要我填一个调查问卷,但是却要领我上电梯。(应该是骗子无误吧

  • 那会儿五点多,应该是放学的时候了,地铁站里迎面走来一个戴着红领巾的人,比我还高,我纳闷了一会儿,以为不是学生可能戴红领巾有特殊原因,结果又走了一段儿,迎面走来一群带着红领巾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居然都比我高。高一截。

  • 回到住房后,门缝上居然还塞上了几张色情服务卡片,只要拨打电话就可以嗨嗨嗨,就像后会无期里面那样。(话说布丁连锁不是说挺有名?居然也是这个样子?另外,应该不是每个住客都会被塞这种卡片吧,这么说就是酒店自身搞的咯?)

另外,在书城里买了本书《活着之上》,运气很好还拿到了签名本,就当做这次上海之行的纪念吧。

打赏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