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真与伪 善与恶

这样的两组概念:真与伪 善与恶。

组合到一起,可以形成几种组合?

4种。相信你能这样反应。

不过,这是错的。

真善,

伪善。

真恶,

伪恶,有吗?

没有。恶没有伪。

所以,答案只有三种。

说实话,现在除了热血漫画的主角,谁还会一天到晚吼叫着“我的梦想”、“梦想最高”、“去往梦想的尽头吧!”这样的语句,谁还会一天到晚把“梦想”这个听起来老土又好笑,无聊得让人直打哈欠的词挂在嘴边。事实上,面对未来,各种各样的不安与焦虑早就把我们搞得心烦意躁,单单是考虑怎样才能走向正确的道路已经让我们感到筋疲力尽了,谁还会把自己的未来这样隆重的东西托付给虚无飘渺的,有时候甚至连影子也看不到的梦想呢。你趴在桌子上反复计算,加减乘除,代数反函数,甚至用上了几何跟概率,你发现每一页的结果都显示,风险最低回报最大的那一条路,无论怎么看,都是身边所有人都正在走的那一条路,都是父母给你安排的那一条路,你甚至在计算的最后看见自己安逸又舒适的未来。

那么其实你是知道的,梦想这种东西,你想矫情你想热血的时候无论说多少遍都可以,但你是不应该舍弃一切奋不顾身地去追寻它的。

“你只要好好地想想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然后脚踏实地地逐步实行。”

你首先要做的是什么呢?

其实惟一可以肯定的也许由始至终只有,即使很辛苦,肯定有失败,哪怕会后悔,但只要能够向前走,你所走出的每一步,都会让你比之前自己更接近遥远的星辰。

一定要有梦想,一定要相信梦想,一定要实现梦想。总有一天,时间会为我们刻下永恒。

明明知道的事情,那些注定了的结局,我明白,那不会是一场 明亮的 辉煌,是失败,没错,但至少可以证明,勇敢 的存在,疼痛,又怎么样呢,不过是一些本来就易碎的梦想,在被精心保护了多年后,微不足道的 死亡。

她在我13岁那年就死了,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本来我已经快要遗忘她,而你却又让我想起了她。

你长得很像她,特别是嘴唇。

就像Vae的歌:

如果当时 为什么 你当时对我好 又为什么 现在变得冷淡了 我知道 爱要走难阻挠 反正不是我的 我也不该要 你和我 曾经有共同爱好 谁的耳边 总有绝句在萦绕 我们俩 用文言文对话真的很搞笑 还笑那曹操贪慕着小乔 天灰了 雨坠了 视线要模糊了 此时感觉到你的重要 爱走了 心走了 你说你要走了 我为你唱最后的古谣 红雨瓢泼泛起了回忆怎么潜 你美目如当年 流转我心间 渡口边最后一面洒下了句点 与你若只如初见 何须感伤离别 ...... 多余的解释 那阵子我们的感情出了一些问题 可是我也不太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你面无表情的话语不剩多少意义 就当我求求你 给我一些说明 ok 我猜你只是暂时的压抑心情 不再去追问你 多给你一些关心 打电话请你去看最新的电影 你说工作很忙要加班到夜里 ooook 入冬了想给你买一条围巾   怕眼光不行所以叫着紧跟潮流的妹妹和我一起 和妹妹说说笑笑 缓释最近糟糕心绪 在下一个转角却和你相遇 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说紫色很有韵味 她只是我的妹妹 我在担心你是否误会 她只是我的妹妹 对这个解释你无所谓 我没有思想准备 看到你身旁还有一位 不知道他是谁 紫色的围巾 交到你手里 你放进包里 说句谢谢你 要加班的你 却出现在这里 故事的结局不需要任何说明 坏孩子 绝世的画 缺了角就会掉价 悄悄话说得太沙哑 气氛就会尴尬 你突然说想看大雪 现在却偏偏是夏天 你从来不爱打雨伞 喜欢我的白色衬衫 你当时说你很爱我 我偷偷以为是骗我 等到我相信了全部 你又说你爱上他 你这坏孩子 不要不说话 没有眼泪要擦 就别揉眼了 你这坏孩子 没人怪你啊 爱本是自由的 我该承受这变化 绝世的画 缺了角就会掉价 悄悄话说得太沙哑 气氛就会尴尬 你突然说想看大雪 现在却偏偏是夏天 你从来不爱打雨伞 喜欢我的白色衬衫 你当时说你很爱我 我偷偷以为是骗我 等到我相信了全部 你又说你爱上他 你这坏孩子 不要不说话 没有眼泪要擦 就别揉眼了 你这坏孩子 没人怪你啊 爱本是自由的 我该承受这变化 你这坏孩子 不要不说话 没有眼泪要擦 就别揉眼了 你这坏孩子 没人怪你啊 爱本是自由的 我该承受这变化

打赏催更